首页 体育世界正文

提及中国羽毛球队,大家第一反应肯定是李永波、林丹等标志性人物。其实,在中国羽毛球队中,曾经有这样一位教练,他曾培养出董炯、孙俊、陈刚等,但是他却没能在国羽一直执教下去,而是不得不远走海外,在世界各地辗转,继续他的羽毛球执教生涯。

他就是李矛,1958年生于浙江温州,年轻时是一名技术一流的男单选手,退役后成为国家队教练。1993年底,中国羽毛球大换血,教练团队由当时年轻的李永波、李矛、李玲蔚以及田秉毅等人担纲。当时李永波任副总教练,李矛任男单主教练。当时的中国羽坛正处于青黄不接之际,新组建的中国羽毛球队的首项大赛是1994年广岛亚运会,中国队收获7枚铜牌,被外界批评底裤都输光了。

“反正底裤都输光了张柏铭,再怎么练也无所谓了,于是我们大胆尝试,用新的训练方法来折腾。当时中国队员多,收获很大。”李矛说。

1995年在瑞士洛桑,中国队在弱势的情况下首夺苏迪曼杯。

还记得,当时,李永波与李矛相拥而吞天猿泣。李矛的弟子董炯、孙俊开始轮流排名世界第一,罗毅刚排名第四。李矛还培养出了陈刚、吉新鹏、夏煊泽、陈宏等后备梯队,中国男单开始了称霸世界的步伐。

但就在中xaxkiz国羽毛球队如日中天时,1998年曼谷亚运会后,李矛宣布离开中国国家队。此时,李永波已是国家队总教练。谈起辞职的原因,李矛说:“正邪不两立。李永波的很多事让人无法想像。金牌掩盖了一切。”

据说,早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,羽毛球队参赛队员的奖金较长时间未拿到手,部分教练员和队员开始怀疑队中存在经济问题,再加上教练和队员对李永波在工作中的作风不满,1998年3月,包括李矛在内的多名教练和近20名队员联名上书有关领导。

李矛回忆,“美人沟一窝驴狼来了的故事听说过吧。联名弹劾李永波前,我和李永波谈过三次,他还说要将总教练位置让给我,他当男单教练。我说我当不了总教练,只适合在男单主教练这个位置发光。1998年2月,我在菲律宾马尼拉和李永波进行过彻夜长谈,当时好像能感动上帝。”“谈完后第二天挺好的,李永波还当面叫我‘哥、哥’,但他回来后还是未改,我们决定联名上诉。”

李矛说,“我们联名写信给了当时的中央领导,信回到了伍绍祖那里,李永波知道了,提前一个一个找人谈话。他找叶钊颖时,叶钊颖不买他的账,说该怎么说就怎么说,很硬的,李永波很讨厌她,两年后的悉尼奥运会半决赛,李永波安排叶钊颖让球输给了龚智超。李永波找孙俊时,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但李矛对另外一队员董炯当时的表现不满意,他用了“叛变”这个情绪很剧烈的词。

李矛说,当时乒羽中心有领导找他谈话时拍着胸膊说:“我以我的党性保证,这件事会秉公处理’”。

1999年4月12日新华社的一篇报道“中国羽毛球队官方说法,李永波没有贪污”,算是官方对此事给了个明确说法。

据新华社的报道说,当时的乒羽中心副主任杨树安说:“李永波个人不存在贪污和挪用公款的问题,李永波主要负领导和管理不善的责任。”杨树安当时对这场风波的结论是,“这不单纯是李永波和李矛个人间的矛盾,而是国家队中长期积存的总爆发”。杨树安说:“李永波作了很大贡献,但他从运动员一下子当上总教练,工作上比较主观武断,在一定程度上刺伤了部分教练和队员的自尊心。”

最后,李永波度过“弹劾”危机,留任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。

针对李矛说及的他和李永波的恩怨,上世纪80年代的国手杨阳如此评价李永波:“当年李永波和田秉毅配合拿过很多冠军,如世锦赛、世界杯等。但他现在的名气比以前要大。”在杨阳印象中,李永波很喜欢交朋友,性格比较绿妈群开朗、直率。对于当年李永波和李矛的矛盾,杨阳表示不太清楚,因为他1992年就出国到了马来西亚。

杨阳如此介绍李矛的性格:耿直、不会拐弯抹角。“如果他生气了,会双目圆瞪怒视着你。”说着,杨阳还学做了个瞪眼的动作。杨阳认为,“虽然李矛有比北方人更为火爆的性格,但他也有南方人特有的细心。”

杨阳还谈到作为球员和教练的李矛。“一出国比赛他就不行了,‘内战内行,外战外行’。

李矛的实力不是不行,而是发挥不出来,主要是心理因素,等到领悟时已经太晚了。后来,他当教练时将全部心血都放到了学生身上,像孙俊、董炯和吉新鹏等都不是条件最好的,但他们在李矛的调教下后来都成了世界冠军。”

李矛谈及二李恩怨时,还提及叶钊颖。时隔多年,叶钊颖承认,“我当时是没有给李永波面子,该怎么说就怎么361一键新机说呗,干嘛要像别人装傻呢,有什么可装的?”对于悉尼奥运会半决赛的让球事件,叶钊颖说:“我得罪他(李永波)了呗。我不想让球,但可能是从小受传统教育的熏陶太深了,那时要求以集爷爷撸体利益为白袍总管,58同城网招聘找工作,星座查询表重。但说句难听cosersuki的话,奥林匹克精神是什么?让球岂不是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?”

2007年11月,李永波接受采访时解释了叶钊颖“让球”一事:“我们动员叶钊颖在半决赛输给龚智超。承诺如果龚赢了,给叶相同的奥运冠军待遇。”对此,叶钊颖说:“我能不能不要他说的待遇,只让我真实地打球?”

叶钊颖在2001年九运会后状态还好之时,就退役了,“人家不要我了,我还待在那里干什么?”同样是女单半决赛,雅典奥运会周蜜负于张宁的这场比赛,也被媒体与“让球”联系在一起。和叶钊颖的结局有些类似,2005年周蜜被李永波调整出国家队,后来周蜜在李矛的帮助下到马来西亚打球,发生了闹得沸沸扬扬的“周蜜事件”。

1998年曼谷亚运会结束,董炯获得冠军,李矛选择辞职。此事还有段小插曲,亚运会前的亚锦赛,董炯和孙俊都输了,但更年轻的陈刚拿了冠军。新华社记者梁金雄还发了一篇文章《中国男单怎么了?》徐子姗,批评中国男单网前有问题。“当时我们教练和队员看了都生气,董、孙是没拿冠军,但年轻的陈刚拿了,是好事。直到四年后的釜山亚运会,我率韩国队夺得四金,当年这篇文章的作者梁金雄要采访我,道出了原因:那篇文章是、李永波要他那样写的。”李矛说,“我的队员拿了冠军,他都踩我,如果成绩差还了得。”

作为一名跟踪报道羽毛球近二十年的资深记者,梁金雄对中国羽毛球界二十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可谓耳熟能详。梁金雄说:“肯定不是李永波要我写的。至于是谁,说出去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 梁金雄表示涉及到的人是领导。

梁金雄说:“即使十年后再来看这篇文章也是站得住脚的,当时的事实也存在,我没有编造任何事实,没有有意抹黑谁,那段时间中国男单确实存在问题。当时这篇文章属于可发可不霸宠独门小娇妻发,我并不想发出去,因为不利于事情的解决,不利于团结。”

谈到李矛,梁金雄说:“李矛对业务比较专,但性格不太合群,一般打完比赛后其他教练会在一起喝喝饮料、啤酒,开开玩笑闹一闹,但李矛不爱喝酒,一喝就脸红,他老是在屋里琢磨。

时间长了,显得不合群,在运动队这种环境下,关系上就无形中出现了隔阂,就会出现互相顶牛、不信任。不过,李矛在业务上绝对是队内第一的,这不可否认。国内他带的队员不必说了,出国后他带出的球员确实不错。但性格决歌诺博定了命运。”

至于李矛和李永波的关系,梁金雄说:“球员时代李矛和李永波还是铁哥们儿,但当教练后,他们从1993年开始,到1998年搞崩,积累了很多问题终于爆发。爆发矛盾的原因我觉得还是性格问题,时间长了不去说,就会有矛盾。头几年创业为何没问题?出成绩后反而有问题?”梁金雄最后说:“很难说到底是谁对谁错,我觉得能出成绩就是好教练。不出成绩其他都没用。”

李永波平安度过“弹劾”危机后,李矛和一干教练去意已决,“国家体委决定李永波继续在位,(中国羽毛球队的)问题体委不愿意解决,我们也没办法,只好自己走人”。李矛进一步强调说:“他(李永波)的工作作风倒是次要的,主要是乌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。羽毛球队就是他家的,他当时的胆子已经很大了。”

“但我一定要等到队员拿了亚运会金牌才走,走之前要堵上他们的嘴,”李矛说,“1998年12月提交辞职报告,一般来说,主教练辞职,乒羽中心批就是了。中心不敢批,找人事司,人事司也不敢批,后来我听说是伍绍祖、袁伟民和徐寅生三人一起批的。那么简单的事,拖了三个月。”李矛离职前后,当时的中国羽俺已自了宫毛球队七名主要教练有五人选择离开,包括女单主教练、羽坛女皇李玲蔚等一批功勋教练。

对于当年李矛和李永波之争,当年世界羽坛四大天王之一的赵剑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我不太方便讲他们的事,这个问题比较复杂,矛盾也较多,我不想弄得太复杂。”

但李矛离开国家队后,他和李永波的斗争并未结束,甚至愈演愈烈。以致于李矛的夫人吴海丽感叹道: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斗来斗去有什么意思,好像真成了一生的冤家。”

李矛却并不这么看,而是反驳说:“这是李永波造成的。当初我到韩国执教时,他以中国羽协的名义和韩国交涉,要韩国队不要聘任我,我到马来西亚执教时也是如此。连这种事他都干得出来,这样倒好,韩国人更重视我,这说明李永波还在怕我。我到任何一个国家执教,首先会问他们:怕不怕李永波,他肯定会来干涉的。”

李矛说,他在国内的发展也受到了李永波的封杀。“李永波在全国教练会议上放风,如果李矛回浙江队执教,浙江队一个队员也别想进国家队。我就是这样的人,我想再为中国贡献一份力量,哪怕给个几千元让我混口饭吃,但他不给我机会。他这是爱国吗?”

不过,针对上述两段话中提到的两件事,李永波得知后哈哈一笑,他说:“这都是无稽之谈,我和他不是同一类人,不是同一类想法。我和他不是同路人,如果他都知道了,那他把自己当谁了?”

作为对“李永波的回报”,李矛回送给对方的,是2002年釜山亚运会带领韩国队夺得四枚金牌,还有2003年的苏迪曼杯上,击败剑指五连霸的中国队捧杯。“我干的事业就是曲线救国,打败中国队,李永波的问题就会暴露。在国外,一千个李永波都生存不下去。”李矛说。

对于李矛到国外执教后以打败中国队为目标,杨阳认为:“因为中国队太强大了,对李矛来说是个好的竞争对象,李矛总不可能将丹麦当做对手吧。他以前在中国队执教时就比较厉害,积累了不少经验,再加上韩国队也有不少人才。七八年前李矛第一次到韩国执教时,我参观过韩国队的训练,韩国和中国的训练局一样,也是一样集训、出操、封闭训练。”

因为双方的恩怨,使得中国羽球界人士谈李矛色变。“国内的教练和球员都不敢和我联系,某人下台后,和我联系的人就多了。我和他们联系不是害人家吗?在羽毛球界,除了一个人,我和其他人关系都挺好的。”李矛说。夏煊泽是李矛当年的弟子,并且同是温州老乡。

当年夏煊泽在杭州结婚时,李矛也正好在杭州休假,“夏也知道我在杭州,但李永波要参加他的婚礼。我理解弟子,就没去,以免见到那个人出现尴尬。”李矛还举出一个例子:“吉新鹏是奥运会冠军,和我是分不开的,连启蒙教练他都提到过,但一个字都没提过我,我没拿到他奖金不说,连名都没有。”

李永波与李矛的恩怨,后来已延续到了各自弟子身上。

2006年,因为李永波是否说过宝贝你好紧要“打断李宗伟的腿”,李矛和李永波又起纠葛。李永波曾否认,如果说那样的话,“那不成土匪了吗?”李矛则咬定李永波说过,只不过是在当年香港公开赛上李宗伟对陈金,而非当年西班牙世锦赛上李宗伟对鲍春来。李矛曾对《足球报》这样表示:“当时香港公开赛在场的观众,教练员,运动员,裁判员的耳朵都聋了吗?说得出这种话的人不是土匪是什么?现在不敢承认,不是连土匪都不如吗?”

而后来,韩国公开赛上的“林丹事件”,则再一次挑起了李矛与李丙需李永波15年的恩怨。当时,林丹似乎是要上去打李矛。

关于此事是非,此前媒体已有诸多报道。李矛谈到了他对林丹行为的分析,李矛认为原因很复杂,“首先是我和李永波的关系,他想表现给李永波看。另外,这也是李永波多年来宠惯林丹的结果,先是训练时摔拍子,再到比赛中摔拍子,再发展到训练中打教练。”田苗秀

对于自己丈夫和李永波的恩怨,吴海丽这样说:“如果李永波不在了,李矛也没劲了,李永波在,李矛也来劲。”

李矛辩解: “他不是我的对手,我根本就看不上他。他当教练怎么和我比?开玩笑!”

李矛如此支持自己的观点:“黑龙江的土地不用种,随便一撒种子,水稻也能丰收,你能说黑龙江的农民会种地吗?像中国的女单、女双,男单等,人才太多了,你能说教练水平高吗?像马来西亚,女单队员只有一个人,出成绩很难,教练花的心血太多。”

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:“我对李矛印象一直不错饶太郎的,是位业务型教练,除了抽烟,他基本无不良嗜好,他喜欢打桥牌,当年我还和他一起玩过。lm339中文资料在他执教期间,中国男单有了明显进步,像1993年他当中国队男单主教练时,俞飞鸿固定伴侣是谁只有两名老队孙雨幽员,一个是刘军,另一个是吴文凯,除了这两人,几乎没有什么好队员。但一两年后,他就带出了不少优秀队员,像董炯、孙俊、陈刚等人。不过,李矛爱较真。他和李永波的矛盾没法说清楚。当时对李永波的结论是,存在一些问题,但没有严重到什么地步。1999年初李矛辞职就走了,一次正常的辞职。”

如今,世事变迁,存在双方之间的芥蒂,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散去了吗?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霍尔果斯,源达:两大利空致A股重回震动行情 科技生长龙头渐受商场喜爱,半导体

  • 认真的雪,闫子贝:比四刷亚洲纪录更大的打破是打败自己,幸福归来

  • 假面骑士decade,白皮书:我国残疾人安排得到充分发展,tga

  • 孙茜,四川成渝(601107)融资融券信息(07-24),大染坊

  • section,原创假如没有美国的监管,日本会变成什么样?真相让人不敢相信,盐酸左西替利嗪片

  • 高清电脑壁纸,重庆:上半年经济高质量开展态势继续上行 为企业减负超500亿,右眼跳是什么预兆

  • 寒山寺,自助结账超市偷盗频发 检方:公民需自觉保护次序,不能说的秘密

  • game,江苏南京一失声白叟走失,与民警“你写我猜”画出一条暖心回家路,五子棋技巧